波澜起伏的警校生活25(1 / 3)

东京郊区一栋不知名的别墅外,一辆直升机正缓缓降落。

巨大的风力把周围的草木都压倒在地,也吹起了底下一位正在等待的男人的风衣,发出哗哗的响声。

等到直升机终于停下了以后,舱门打开,一位穿着黑色皮衣的女人走了下来,紧接着,她的身后也下来了几位黑衣男子,正小心翼翼的抬着一个箱子。

黑色皮衣的女人四处望了望,发现只有伏特加一个后,松了口气“居然只有你一个人啊伏特加,我还以为这么重要的任务琴酒肯定也会一起来监视的。”

伏特加压了压帽子“大哥去处理更重要的事情了。”

能比这批药物更重要的事情无非与组织boss有关,所以女人安静的闭上了嘴,静静的等伏特加验货。

伏特加打开箱子,拿起其中一颗药,按实验室那边发来的验证方法确定了药没问题后,将箱子严丝合缝的关上。

“检查好了,这批药物没问题。”

见他确认好后,女人撩起头发一甩“没问题就行,这批最新的药物只有这么点了,要是丢了可就没了。”

“那边实验室效率这么低?”伏特加奇怪的问,就算是最新的药物也不应该只有这么点产量才对。

女人摊手,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最近实验室被雪莉接手了,她还没能完全掌握她父母留下的资料,所以就只做出了这么多。”

听到这个代号,伏特加先是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回想起雪莉是哪号人物后,才恍然大悟“是那个被送到美国的小女孩啊,我记得她姐姐前段时间大学毕业后也正式加入了组织基层,开始做任务了。”

女人对这个夺走实验室主导权的雪莉和她亲人没有半点兴趣,敷衍的点点头“是啊是啊,反正现在实验室已经不归我管了,药已经交给你们了,我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

说完,女人挥挥手,利落的转身,独自上了直升机。直升机的螺旋桨再一次开始运转,飞向天际。

望着直升机离开,伏特加带着被留下的几名黑衣男子,搬着一箱药物上了一辆被改装的很结实的车。

日本现在可靠能用,且被允许到接触这个等级任务的成员不多,所以这次就只能靠他们几人运货了。

随着车辆离开别墅,一只停在树梢上不起眼的小鸟发出信号,另一辆藏在远处的车也开始行动了。

车里,鹤雪正坐在后排擦拭着手里的狙.击枪。前排并没有人在,鹤雪把权限交给了AI管家,让他来管控车辆。

今天她要做一件大事,就是要从组织手里劫持了这批新药物。

这次得到的消息,来源与美国实验室里的某位人员。

他从其他人那里,很不巧的买到了鹤雪的监听器放在家里,试图监听他的老婆是否有出.轨。虽然没带进实验室,但也在他在家的时候,从他嘴里的抱怨里听到了这次药物的消息。

听到是代号成员服用的那批药物的优化版本后,鹤雪便计划了这次的劫持。

本来是没有打算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动,毕竟直接劫持药物会让组织BOSS察觉到问题。

但是听到那名实验室成员说新接手实验室的那位代号为雪莉的人员对新研究成果还没有很大的把握,为了防止药物出现什么异常反应,鹤雪便下决定要将这批药物劫持去研究。

最近刚好有另一个组织想要从这个组织这里黑吃黑,那就利用一下,假装是这个组织所作所为的吧。

这次劫持其实也很简单,因为运送的人不多,走的还是很偏僻的路线,只需要让车子无法行动——

坐在车里的伏特加只听见“砰”的一声,车辆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四处漂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伏特加一惊,等到司机努力的控制车停下不至于侧翻后,伏特加和另外几人就迅速压低身子到车窗以下的位置,打开□□,小心翼翼的在车内观察外面的情况。

能让行驶的车爆胎,且周围没有其他车的情况下,那只会是狙击手干的。如果打开车门下去,很有可能会被狙击。

果然,一等他们开始警戒,又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是车窗被击碎了。

还没等几人想好剩下的对策,就听见“嗡嗡”的,仿若昆虫翅膀煽动的声音。

他们还没来得及去思考那是什么东西,就感觉到自己脖子一疼,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

伏特加紧紧抓着□□,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糟糕,药物...”只可惜迷药的药效发挥的很快,他很快就像同伴们一样晕了过去。

随着几人的晕倒,车里安静了一段时间,然后车门就被一只白皙的手给打开了。

鹤雪打开车门,观察了一下车里的几人后,静静的张开自己的手。

没一会,几人的身上就传来了昆虫飞动的声音。

几只‘蜜蜂’缓缓飞起,停在了鹤雪手上。

这是鹤雪最